范文大全 | 个人简历 | 教案下载 | 课件 | 优秀作文 | 试题库 | 诗词鉴赏 | 国学 | 散文 | 励志 | 名人名言 | 实用工具 | 风景图片 | 手抄/黑板报 | 字典 | 成语大全 | 作文 | 简历 | 教案 | 图片 | 闲文 |
首页 > 作文 > 正文

初中优秀记叙文精选七篇

  初中第一堂课。你说,你是北极,我们是赤道上的鱼在你娓娓讲述时,风从窗外溜进来,空气中有阳光的味道。从那一刻起,你就深深烙印在了我的心中。你的话像涟漪,至今还在耳边回荡;像花香,弥漫不散

  记得那一天,来到新班级的我们起初还担心不已,生怕你会是一个严格的老朽,许多疑问在心中冒泡,不宁的心绪填满了心扉。

  可是,你的到来,让我又惊又喜,之前那不宁的心绪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那时的你身穿一件洁净的白色T恤,脚上是一双简单的帆布鞋,清新的微笑像一朵花绽放在你年轻的面容上。

  看到你,我们不禁发出异口同声的感叹:这竟是几天前在多媒体教室为全校新生上课的“缺德清”

  那天的多媒体教室,你一进来就笑眯眯的,让人感到十分亲切。紧接着,你又不惜献丑,把你的名字“陈德清”,去掉一个中间的“德”,让我们打一词,有人猜出答案是“缺德”,引得我们哄堂大笑。而你的一副“矬”的形象就此赫然显现。尽管你后来用“人有德行,如水至清”来解释自己名字的含义,却只能让我们感觉那是“自恋”的味道。(虽然依据你的话,自恋也是一种美德。)从此,“缺德清”的绰号,开始广为流传

  这新班级的第一堂课,你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呢?我兴奋地想道。只见你不紧不慢地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地球,又写了“回溯之鱼”四个字。我顿时纳闷了:回溯之鱼是什么意思啊?一般第一节课不都是让我们了解语文课本吗,好端端地画地球做什么?

  正当我们为此疑惑时,你脸上又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指着黑板上的地球图,娓娓地讲起“回溯之鱼”的故事来。你说:“原本,我是北极,你们是赤道,大家本来遥遥相隔,不可能会遇到彼此,可是太平洋里有一种迁徙的鱼群,每年会随着洋流,从赤道游回北极。浩浩荡荡的鱼群,在阳光的照耀下,鳞片宛如一块块宝石,闪亮动人。现在,你们就是赤道上的鱼群,顺着洋流而来。这一刻,我们就这样相遇。当然以后你们又将离开北极,游向世界的各个角落。不过,大家今天此时此刻能够相遇在这里,便是一种缘分。让我们好好珍惜这三年的时光,珍惜这三年与大家一起学习的日子”

  听完你的这一番话,我们深受感动。我不禁在心里暗暗地想到:没想到这样一个风趣幽默又有点“矬”的老师,竟然还能用这么简单的“回溯之鱼”四个字,讲出一段如此浪漫动人的故事

  老师,我愿意是洋流中的回溯之鱼,你则是在北极等待着我们的那个人。虽然命运注定回溯之鱼终究要离开北极,但我相信,无论最后我游荡到世界的哪个角落,我都将永远记得,在那遥远的“北极”,有一位老师痴痴地等着我们随着洋流回溯而来。无论何时,我都知道,只要回首,“北极”上的那一缕阳光一直都在。

  校园里有一棵硕大的桂树,每次上学总能看见它挺拔的姿态,绿油油的树叶富有生机,给校园增添了夺目的一景。唯有秋天,它才会绽放,露出金灿灿的花朵,沁人心脾的花香在校园里溢散。而现在,它仍是枝叶繁茂的一棵树,在等待,在积蓄,为唱响那一曲绽放之歌。

  想着桂树上花儿的盛开,不觉忆起童年那棵属于我的桂花树,在老家屋檐后的田野边秋,踏着成熟的步伐来到世界,果实累累的气息在田间小路上充斥着、溢散着,一切都在丰收。爷爷奶奶在屋后收割稻子,而我也跟在后面。爷爷在前边慢步走,可我却在后边跑着,生怕自己被落在田野里。汗水从额间冒出,一路跑,一路滴,心中满存愉悦。爷爷终于停了下来,干起农活儿。而我就一坐在了地上,抬起头望爷爷,望天,望田野,偷着玩,偷着乐,寻思自己的小秘密。气喘吁吁地呼着气,闻着秋的气息,欣赏成熟的金色。

  一缕清香从鼻尖滑过,甜甜的,如同柔软的风儿拂过脸颊,心里痒痒的,暖暖的。爷爷见我一脸茫然的样子,放下手中的农活儿,笑着说:“后面的桂树开花了,可香了,你要不要去看看?”顺着爷爷手指的方向,我循着来到了桂花树下。这是一棵矮小纤细的桂花树,普通的枝干与外貌,却开满了金灿灿的桂花,远远望去,似金似玉,神奇又美丽。我忍不住从树上摘下几朵桂花,放在手心,轻轻地嗅,是沁鼻的香。扭头跑回家,拿起一个小罐子回到桂树那儿。伸出手去摘桂花,一朵朵地溜进罐中,这些桂花啊,像一个个顽皮的孩子,在罐中舞蹈、跳跃,摘着摘着,再望着那边忙碌的奶奶,又偷笑。心中只想多摘些桂花,让奶奶做桂花糕、制桂花酱。放下手中的小罐,使出浑身解数,摇着桂花的枝干,顿时,便下起了桂花雨,一朵朵桂花从树上掉下来,掉在脸上,头上,衣服上,而我呢,心中满满的都是喜悦与兴奋。

  时光流泻,脑海中的记忆愈积愈多,却发现童年那幸福快乐的日子愈加珍贵。花香之际,桂花的味儿在心间滑过,满满的都是芬芳与甜蜜。

  翻影集时,看到了一叠父母的旧照片,有黑白的,还有已经泛黄褪色的,不知是因为当时的印刷技术不好还是别的原因,照片的周围还有一圈白色的框,边缘是弯曲的锯齿形。

  照片里的妈妈梳马尾,白上衣格裙子,双手交叠在身前,对着镜头笑得眉眼弯弯。含笑的爸爸剑眉星目,颇有些阳光男孩的味道。他的手拘谨地搭在妈妈肩上,酒窝里是满满的青涩。他忍不住斜眼去看妈妈,于是眼神中有铺天盖地的温柔。两个人站得笔直挺拔,头发乌黑。

  说实话,不太敢相信照片中这一对年轻朝气、像《那些年》里小清新的男女主角是我爸妈。原来我妈妈曾经那么腼腆内向,我爸爸曾经那么潇洒无忧。

  青涩的时光,男孩会特意骑着丁当乱响的自行车绕到女孩楼下去故作偶遇。懵懂的瞬间,会因无意间指尖的相触而面红心跳。阳光扑扑落下时,男孩会故作自然地把女孩的碎发挽到耳后,发丝与手指缱绻间是满满的害羞与欢欣。那时候,爸爸身上有的是第一次见老丈人时一口气灌下一杯白酒的一腔热血,是开始携手打造一个家、选购第一个衣柜、挂上第一面窗帘时的孤注一掷的勇敢。

  然而,现在我却能看到爸爸累弯的腰和疲惫的眼袋,有时他在客厅中踱步,总是一脸无奈地望着出神发呆的我。我还能看到妈妈每天紧皱的眉头,倦意袭来时倒头睡去。烦心事像海浪一样,向他们涌来,我仿佛看不到停下来的预兆。

  那天无意间看到妈妈的头顶,银白色以头顶那个点为圆心,疯狂地奔跑肆虐,中间夹杂着一些黑发,但发根好像已经变白,会不会,真的一夕白头?

  多可怕。文章中表示父亲母亲衰老都是写“黑发中夹杂着白发”,可是现在时光的流逝让我变换了一种残忍的写法白发灼眼。忍不住心酸,我们都逃不过岁月捉弄。

  我不害怕,我只是有点难过,面对这种情况我竟无力去挽回什么。我不能使他们斑白的鬓角黑亮如新,也不能使他们褶皱的眼角柔顺如绸。我只能让他们多笑一点,让那笑容再大一点。我开始偏执地相信,笑容能减缓衰老。然后再一腔孤勇地把爸妈的笑容当做自己沉重又甜蜜的包袱。

  你看,上天残忍无情地剥夺走父母的一些东西,又不忍见他们痛苦,于是大手一挥,把我赐给了父母。他们失去了什么呢?岁月,黑发,挺直的脊背和无忧无虑的时光。

  我慢慢、慢慢地把照片取出来,万分虔诚地把照片放到了钱包的夹层里,好让我能时时看到他们美好的笑。这种刻在我血液里、代代承传的笑。我也想为他们保留一段这样珍贵的时光记忆,只为感谢他们,用他们的美好青春交换了我的似水年华。

  跳动的音符属于能感应天籁的人,完美的声线属于用心追逐的人,而只有当一个歌者和一个听者灵魂相遇切合的时候,音乐才会在对的时间、对的空间里响彻。

  西安古城墙上的灰尘是否依旧带着古老而厚重的气息,残留着马蹄下飞扬而起的花瓣?许巍是抱着他的吉他从这座被历史封存的古城中走出来的。斜阳下,他侧脸从城墙边漫步而过,把自己喑哑而深情的声音散到时光的每一个角落。

  某个时间,从许巍的声音中听到绝望。我的生命只有两天:一天用来失望,一天用来绝望。在不得志中他偶尔郁郁寡欢,长时间地轻吟同一个音符。在许巍的音乐里,充满了生与死的对照,回忆与消逝的回响,以及对爱、对时间的虔诚。正是对人生的这种叩问让我感觉音乐也是一种思索,想乘着音乐的双翼去体验在时光中漫步的美妙。

  有一种声音可以平复城市躁动的脉搏,有一种声音可以抚平心灵受伤的痕迹。这种声音一定是空灵飘逸的,最适合坐在欧洲宫殿前的那个纯净的女子恩雅。

  空灵,这是对恩雅声音最好的形容。在整张CD中,几乎找不到一首有完整歌词的曲目,整首曲子里都是大段大段的长吟或短叹,但里面是或清澈或静谧的音符。

  恩雅的声音适于漂泊的行者。这些穿梭于黎明与黑暗之间的行者,希冀在人间寻觅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幸福天堂。恩雅的浅吟清唱是漫漫行程中舒坦平和的一个间奏,是安抚心灵的良药。这使我常常产生一种想法:随着恩雅去流浪吧。

  恩雅浅笑着坐在古老的木椅上,我的目光定格在她的眼眸上,终于看清背后的影像:隐匿的寂寞与华丽的忧伤。

  音乐飘扬在灵魂深处,脱离了时间的洪流,如天堂的光芒从裂缝里流进来,照亮我面前的茫茫汪洋。晃动的波浪又把光芒反射到天空。谁能阻挡这妙不可言的光芒在天地间交汇?此刻,生命何等光亮!

  掬一捧柔情,带着音乐上路,没有蓝天的深邃可以有白云的飘逸,没有大海的壮阔可以有小溪的优雅,没有原野的芬芳可以有小草的翠绿。

  我父母以外的,对我美学意识产生影响的第一个人,是我小时候在少年宫学素描时的老师,他叫大明,就是大方明了的意思。他教的很多东西我都记不清了,它们早由语言变成了我意识中难以描述概括的部分。但他教过的一句话我不会忘,他说“听着,世界上并没有绝对的黑色,你永远找得到更黑的黑。所以你认为的黑,其实是灰,也可以说是白色。”

  每当我无意间想起许久许久以前,在那个下着柳芽雨的下午,在那个气氛并不活泼的下午他说过的这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话时,都会想起那个又矮又普通的画室。

  在画室里度过的时光是最幸福的。大明那个充满美术天赋的儿子,总是拿着在小学美术课上的涂鸦向我们炫耀,说自己现在画得那么好,将来一定会超过爸爸。画室里的学生开始起哄,嚷着:“大明小心些,快要被天才儿子超过了哟!”大明的妻子总是一边给画室的学生们分水果,一边柔声冲着她的儿子叫道:“跑慢些!”

  真是令人难忘的光景。我们,大明,还有大明的妻子、儿子就好像一个大家庭。一个永远少不了欢笑和俏皮话,总是吵吵闹闹却能在该静时静下来的大家庭。

  大明只是个美术老师,却对我们的学习和生活十分关心。尤其是临近中考的学生,大明总是主动叫他们带成绩单来分析各科成绩。末了,大明就用力地拍着对方的肩,用肯定的语气鼓励道:“是你的话,就没问题!”被这么鼓励着的学生,即使已疲惫不堪,也会露出令大明满意的、恢复了勇气与自信的表情。

  画画实际上并没有外行人想的那么轻松容易。美术生是一种特殊的群体,总是面临着一次又一次突如其来难以意料到的抉择,真正能坚持下来的人并不多。我曾多少次猜想过,当那些将大明视为挚友甚至家人的学生们,当他们或是哭着或是笑着离开画室时,大明在想些什么呢?大明从不会去挽留,却总是在与离开画室的学生们爽快告别后,翻出他们的画,细细地欣赏着,摩挲着。

  曾经向别人问过学画的理由。为中考,为高考,为约定,为梦想,为未来不同类型的学生总有不同的答案。而大明的答案则是:“为了感受。”

  “学画的过程中,你们的审美更加敏感。用画室里学到的东西,去感受自己,感受他人,感受隐藏在生活中的点滴美丽。最后根据自己比他人多收获的点滴美丽,去思考,去明白自己的存在意义。”这么说着的他张开双臂,与肩同平,爽朗的笑容让人安心。他的左手捏着画纸,右手握着画笔,此时的画室成了这个容易受伤的小群体最能获得安慰和舒心温暖的地方。

  绝对的黑色,生活中是不存在的,他的那句话,充满了哲理,里面包含了他对生活的认知、对美的追求,乐观的人生态度中冲淡了生活的遗憾和无奈。

  可惜的是,一年前我离开了画室并一直未有机会再去拜访大明一家。或许一年的时间不算太长,但健忘如金鱼的我总是要经过一番努力才能想起他的样子,他那突兀的轮廓,他那分明的明暗,他那厚重的色彩

  “听着,世界上并没有绝对的黑色,你永远找得到更黑的黑。所以你认为的黑,其实是灰,也可以说是白色。”

  这或许只是大明一时的有感而发,但我更愿意去相信,这是他那颗在热血中早已沉静下来的心所积淀下来的美学精髓。

  已是十月,仿佛时光被悄悄地抽离了似的,而剩下的日子却只残留下忙碌与焦急,紧张的学习气氛使我忽略了很多事。雨连绵地下了几回,仿佛是老天想洗净这世界的污浊,打散枯叶上的灰烬。我摘下眼镜,起身去寻一位久别数日的老朋友。路边暗香飘零,雨点敲打着花朵的芬芳,居然添了几分初春的感觉。

  它叫魏源湖,坐落于六都寨镇,它美好、安静、慈祥,曾陪我走过十五年温暖的时光,它更像我第二个母亲。

  踏过214级楼梯,我登上湖堤。宽达五米的湖堤上前年也建上了大理石栏杆,说是建成旅游景点,但湖堤上的一堆堆垃圾袋,实在有点煞风景。跨过五米的“白色隔离带”走到湖边,眼前的景象着实把人吓了一跳,湖水退了大半,露出用水泥搭建的湖围,像一个老人,因饱受艰辛早已瘦骨嶙峋。还有两艘锈蚀了的小轮船在湖面上等待着夜幕。湖水周边漂着一个个易拉罐,一个个塑料袋,间或还散着一层层油水,散发着阵阵臭味。忽见一两位老奶奶提着垃圾袋在拾易拉罐,我坐在湖梯上,看着她们劳作,心里五味杂陈。拉紧衣襟,让风吹乱发丝,往家的方向走了去。

  这里在十几年前还不是这样。记得过去的它,春天,人们捧着鱼苗,放到湖里,让它哺育一方百姓。夏天,当夕阳洒到湖面,那些小伙子、小妹子穿着泳衣,带个游泳圈,从老高的岸边就跳了下来,水花溅起了美好岁月。秋天,鱼米吐福,人们又围着它转动着,一艘艘小船在湖面忙碌着。冬天,它又披上了一件白色婚纱,人们争先与它拍照留影。那时忘了寒风刺骨,忘了衣裳单薄,只知笑容暖心。这些年,到底是它变了,还是我们变了呢?

  我怀念,黄土堆就的美好;我怀念,深蓝幽静的微笑;我怀念,那些绿色的时光。如果你们也有怀念的小时光,那也请给那些时光留一寸美好,保护自然,别让它们再瘦下去。

  夕阳再一次沉入了天边的尽头,上一刻的满天绚丽宛如被风吹去一般,轻描淡写间烟消云散。夜色一寸寸吞噬了黯淡而空灵的灰蓝,像被谁打翻了调了水的墨盘,洇染了寂寥的黄昏。再抬眼时,天空已是涂了一层淡光的浓黑。妈妈打来电话,告诉我今晚不回家了。星光稀疏,在墨色的云间发出微弱的光亮,如同一盏盏淡光盈盈的烛火。我望着窗外轻叹般的细风,默默起身去打开台灯。想来,又是分外寂静的一夜吧。

  “啪啪”,台灯的开关在我手下发出的音色清脆而刺耳,却始终不见灯光乍现。倒抽了一口冷气,继而去开其他灯。屋中的黑暗,像是被打翻的夜空。对面楼层往日的灯火通明也消失了,眼前是无边无际的沉郁夜幕。轻轻地苦笑。停电了。

  没有蜡烛,没有手电筒,我借着手机的光亮,勉强看到脚边的路。这样无光的夜晚,我深吸了一口气,坐到卧室的窗台旁。幽蓝的手机光亮下,我半倚在窗边,满目的寂然。夜风将窗帘依依扬起,好似飘扬的衣袂,包裹了轻风倾吐的寂寞。窗外的夜色朦胧而浓厚,隐隐看得出楼房隐绰的轮廓,它们矗立在星光下,泛着冷清的金属光泽。

  一缕月色就这样倾泄入我的瞳角。宁静地,淡泊地,轻柔地伏在窗台上,恍如一泓澄澈的银河。仰头望去,那是一轮皎白的月亮,光芒黯然的一端仿佛被夜墨所稀释,在另一端的清亮映衬下与夜色融为一体。月光弥漫在空气的每一寸,如同尘埃般轻盈沉淀。

  我怔怔地看着月亮,看着它俏丽盈盈的步履,望着它风姿绰约的体态,凝视得久了,月亮仿佛走近了,它从风中摇曳到眼前,眯起瞳孔,似乎能看清其中流转的光华,那些水波一样的粼光。它像是一盏久久不息的长明灯,恍然照亮了无边黑寂与汹涌的寒波。月上流过一层浅云,宛如轻拈出的薄纱,皎洁的月盘被蒙上了昏黄的朦胧。那一刹月光在我眼中温暖起来,它同我一般在黑暗中无助寂寞,却撩起烛火般的光热,散发着柔和的温软宁安。“月亮啊,这些岁岁年年的流逝,你是以怎样的愁情填补岁月!”一股潮水般涌动的辛酸与疲惫涌上,我低叹着垂头,看到的却是铺满了脚边的月光。我多想告诉它:没用的,你无论怎样努力,怎样用心地绽放明亮,人们都不会以为你超过了太阳的美好。月光如水,清浅着映亮了我的视线,仿佛岁月的静好,宁静明亮。

  它的美好与执著温暖了我寂寞的心灵,抚慰了的迷惘。我突然愧疚起来。在这个无光的夜晚,不就是月的恬淡伴我度过的吗?在一片寂静美好中,我倚在窗台边静静睡去,唯有月光用它含笑的瞳仁守护着我一晚的孤独

  第二日的清晨,时间为我带来了久违的第一缕曙光。我揉着惺忪的睡眼,仰望着窗外正在苏醒的天空。月亮早已隐去,而久别阳光的我看到远天缓缓待放的朝阳,心下却是说不出的惆怅。

  在多数人眼中,月亮是清冷的,寒若冰霜的,意味着夜晚的寂寥凄凉,如《红楼梦》中的名句“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诗魂”。而在我眼中,那一晚的月是温暖的,柔和的,它的执著与安逸像一支烛火轻轻烧灼着我。它并不逊色于代表希望和未来的太阳,在那一夜的无助与黑暗中,它于我,已是一朝骄阳,是一道并不刺眼的阳光。我心中的那一道轻淡阳光,在一个寂夜间悄然绽放。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手机版
Copyright © 中国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7018724号 |